江蘇先鋒網 > 知訊廣場 > 域外視界

世界政要助推政治社交化
2018年04月03日 13:54  來源:《半月談》

dnf蓝拳刷 www.oycxn.icu   在一些國外突發事件甚至重大政治議題中,社交媒體平臺扮演著愈來愈重要的角色。社交媒體已經成為具有深遠政治意義的綜合強勢輿論場,也帶來了政治化社交和娛樂化政治現象。眾多海外政要在社交媒體平臺“言政”,而受眾又能積極“議政”,“上情下達”有了全新的空間。

  社交媒體為政治提供平臺 

  2004年后,以Facebook、Twitter等為代表的新一代社交媒體開始出現并迅速壯大。調查顯示,2015年8月28日,Facebook單日全球用戶數突破10億;而根據Twitter官網的最新數據,2017年平均每月有超過3億2800萬的活躍用戶在線共享信息,43%的美國用戶每天都會登錄。

  一些學者認為,隨著網絡科技的發展,政府在社交媒體上與受眾互動的效率要優于傳統的新聞發布會,社交媒體平臺成為爭奪輿論話語權的主戰場。

  西方國家曾利用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體工具成功發動“顏色革命”,海外各國政要也把社交媒體作為重要的政治宣傳渠道。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利用社交媒體Twitter發布多條重要信息,動員全國民眾抵制軍事政變;法國總統馬克龍在Twitter和Facebook上與民眾互動宣傳其政治理想;俄羅斯總統普京已經將Twitter作為其強硬回擊西方的輿論主陣地,并經常聯合“今日俄羅斯”等主流媒體在社交媒體上策劃新聞報道;特朗普則是名副其實的“Twitter總統”,借助Twitter與普通民眾互動,向公眾闡述其治國綱領和外交理念。

  社交媒體也為世界各國領導人間的非正式溝通帶來了可能。奧巴馬曾多次與時任挪威王國首相斯托爾滕貝格、時任俄羅斯總統梅德韋杰夫留言互動;多米尼加、葡萄牙、特立尼達和多巴哥、南蘇丹等國的領導人活動也多次在Twitter平臺成為熱門,通過社交媒體平臺獲得和拓展了自身的國際影響力。

  當前,國外社交媒體在諸多政治事件中日益展現出強大的輿論引導力和社會影響力。從網絡到“廣場”,從線上到線下,社交媒體式的社會革命運動已經在埃及、伊朗等北非、中東國家不斷發生蔓延。在一些重大政治事件中,傳統主流媒體并不被公眾信任,社交媒體卻成為新聞傳播的主要關口。

  娛樂化助力政治,有效設置議題 

  特朗普訪問日本期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Twitter平臺與特朗普多次互動。其主動放出的一條短視頻中,自己坐在特朗普腿上仿佛接受大哥的?;?,被網友大量轉發。

  本來是嚴肅的國際外交政治新聞,為何要訴諸娛樂化的方式?其實,再次當選首相的安倍晉三一直陷于國內外“反修憲”“反安保法”的輿論熱議中,在正面交鋒不占理或者不得人心的時候,試圖以娛樂化的方式向全球公眾傳達著“美日關系非比尋?!鋇刃畔?,既沒有激怒政見不同的反對派,又拉攏了己方勢力。娛樂化政治看似荒唐,卻真實吸引了輿論關注,向外界傳達著“美國會?;と氈盡閉庖恢卮笳魏屯飩荒諍?,成功設置了議程、議題。

  早在電視媒體時代,美國政界大腕就將娛樂化元素注入了政治,如尼克松多次參加喜劇節目《大家笑》、基辛格成了秘聞節目《豪門恩怨》的???,奧巴馬也曾在就任總統后現身美國著名深夜脫口秀“科伯特報告”,以自黑的方式傳達政治理念。

  實際上,政治在美國早已成為大眾娛樂生活的一部分,政治人物可能成為大眾娛樂的對象,而老謀深算的政治家們也愿意通過這種公眾喜聞樂見、輕松的方式傳播自己的政治理念。

  現象源自雙向選擇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Twitter中有超過120個經過認證的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個人賬號,多個國家的政府機構也都在Twitter和Facebook中開設了官方賬號。

  隨著社交媒體影響力的不斷增強,政治化社交和娛樂化政治的趨勢將影響更多的國家和地區。這其實更多是一種內外并發的雙向選擇,社交媒體的發展潛力和影響力需要輻射到政治空間才能持續拓展,政治家們也需要利用社交媒體為政治服務。

  政治化社交與娛樂化政治的有機結合往往可以將本來難以推動的政治議程娛樂化,在消解其固有嚴肅性的同時也完成了傳播過程的“去中心化”,在引導受眾對宏大議題娛樂化思維的過程中表達政治理念、實現政治訴求。從某種意義上講,波茲曼“娛樂至死”的擔憂和警示在社交媒體時代將更加多元和隱蔽。(毛偉 文智賢)

  • 附件:  

相關信息
江蘇先鋒網 - dnf蓝拳刷|dnf2019五一套光环